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黄仁勋回答一切:关于中国、芯片、AI和山姆·奥特曼

时间:03-22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27

黄仁勋回答一切:关于中国、芯片、AI和山姆·奥特曼

界面新闻记者 | 李彪 彭新界面新闻编辑 | 宋佳楠“希望你们能注意到这并不是一场演唱会,而是一个开发者技术大会。”面对现场的阵阵欢呼声,黄仁勋似乎还没能完全适应英伟达在全球范围的空前影响力,也间接坐实了此前外界追捧他是“科技圈泰勒斯威夫特”的名号。在以摇滚巨星般完成了GTC 2024的开场演讲后,这位英伟达的灵魂人物,在当地时间3月20日接受了包括界面新闻在内的全球媒体采访。各方记者不断抛出他们所关心的各种问题,如新产品的价格,中国市场与全球供应链情况,如何看待英伟达挑战者的竞争,AGI何时到来,如何看待山姆·奥特曼的七万亿美元造芯计划等等。媒体都努力想从他这里找到或明或暗的答案。作为全球当前最受关注的科技公司CEO,黄仁勋变成了那个“回答一切的人”。但在他和他执掌的这家公司掀起高热度背后,外界对市值破2万亿的英伟达仍有很多看不清的地方。黄仁勋针对每个问题一一做了说明,并不断强调,“英伟达做的不是芯片生意”,“英伟达不是一家云计算公司”。他眼中的英伟达,其商业模式建立在数据中心之上,“英伟达无处不在,在每一座数据中心中”。以下为全球多家媒体采访内容汇总(经编辑整理)关于中国市场与全球供应链问:中美紧张局势如何影响英伟达GPU的销售,出口中国的产品受到了哪些影响?黄仁勋:我无法告诉你准确的出口订单信息。我们的产品销售会严格遵守美国的出口法令,这是目前第一位的工作。对于中国市场,我们会提供L20 、 H20两款GPU。我们也会尽全力服务中国市场的客户。问:英伟达对于供应链的计划是怎样的?黄仁勋:有两件事我们必须做,一是确保我们理解并遵守政策,二是尽我们所能地增强供应链的弹性。供应链很庞大也很复杂,比方说我们的芯片需要3.5万个零件,其中只有8个零件来自台积电,其他的都不是。而事实上,我们的DGX(新型大内存AI超级计算机)大概需要65万个零件,他们来自世界各地,很多也是在中国生产制造的。问:英伟达与台积电过去两年是怎样合作的?黄仁勋:英伟达与台积电的合作是“业界最密切的合作关系之一”。英伟达做的事情很难,但台积电做得很好。英伟达有计算die、CPU die、GPU die、CoWoS基板,内存来自美光、SK海力士、三星,在台湾组装。这样的供应链并不简单,需要大公司的协调,替英伟达做这件事。问:对于台积电,企业总是想要得到更多,能谈谈今明两年英伟达的供需情况吗?比如今年英伟达的CoWoS(台积电的一种2.5D封装技术)需求是去年的3倍?黄仁勋:你想要确切的数字,很有意思。我只能说英伟达今年对CoWoS需求非常高,明年会更高,因为正处于AI转型的开始阶段——目前只有1000亿美元投入这一旅程,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英伟达做的不是一门芯片生意问:Blackwell GPU的定价是多少?你之前提到每个Blackwell 200 GPU价格是3万到4万美元。黄仁勋:3至4万美元是我们的一个估算,主要希望外界对B200产品的价格有一个大致的了解,但不是确切的定价。我们卖的不是芯片,而是系统。Blackwell对不同系统的定价不同,英伟达会给每个产品定价,定价将一如既往基于TCO(总成本)。英伟达并不制造芯片,而是在构建数据中心。正如我向你们展示的,我们构建了全栈系统和所有软件,通过调试使其具有高性能,然后再把数据中心分解成很多个模块,这样客户就能根据需求选择如何配置,自行决定买多少、怎么买。你可以看到,上面这些都不是传统买卖芯片的方式。我们做的不是一门买卖芯片的生意,而是设计和集成数据中心,英伟达的商业模式也是基于此成立的。问:你在演讲中提到的2500亿美元TAM(潜在市场规模)的市场具体是什么?英伟达在其中占多大比例?黄仁勋:正如刚刚介绍英伟达的商业模式,我们的机会不是GPU,GPU是属于芯片生意的机会,我们的机会是数据中心。全球数据中心规模大约是2000亿至2500亿美元,英伟达会是其中一部分。现在这个市场还在快速增长,去年是2500亿美元,复合增长率为20%至25%,长期机会将会是1万亿至2万亿美元。关于英伟达的挑战者问:你对Groq这样的芯片创企有何评论?他们在GTC大会演讲后发了一条推文称,"还是比你们更快”?黄仁勋:听上去很气人啊。我真的不太了解,无法做出明智的评价。问:山姆·奥特曼一直在与芯片产业的人接触推进造芯计划。你跟他聊过吗?你如何看他想做的事情?会对英伟达有什么影响?黄仁勋:我不知道他的意图。他认为生成式AI会变得越来越大,在这一点上我很认同。今天计算机的计算方式是从现有数据集中检索数据、处理数据,然后传递数据。在整个过程中,人们认为需要消耗的能源非常少,但这恰恰相反,原因是每次你点击手机、每个提示,都要完成“检索-处理-传递”这一套流程。在这些过程中,CPU需要大量的计算。这就像你每次问我一个问题,我都需要跑回办公室检索信息,然后再回来,一来一回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。未来,越来越多的计算都将是生成的,而不是基于检索。当然,这个生成过程必须是智能的、与上下文相关的。现在大多数体验还是基于检索的,我相信,未来人们电脑上的几乎每一次交互都将通过生成过程产生,我相信Sam也这么认为。如果未来每个人的人机交互都是生成式的,将是会一个巨大的机遇。英伟达希望通过Blackwell新一代架构为生成式AI这个领域作出重大贡献。问:英伟达正在向云业务转型,其他云厂商则在做自己的芯片。他们会影响你的定价策略吗?英伟达云业务的策略是什么?会向中国客户销售云业务吗?黄仁勋:我们不是一家云计算公司。英伟达与云服务提供商合作,将其硬件和软件放入他们的云上,这样做的目标是将客户带到他们的云中。英伟达生产HGX,然后卖给戴尔,戴尔把它放进服务器里,再打包卖出去给云厂商。我们推出的云叫DGX Cloud,但实际上我们是他们云中的一员。(注:DGX Cloud是英伟达软硬件的云应用,通常属于公有云服务的一部分,目前已经接入了微软云等厂商)英伟达无处不在,我们在每一朵“云”中, 每座数据数据中心中。AI带来的改变问:你曾说过很多行业都将迎来ChatGPT时刻,能挑个真正令你兴奋的讲讲吗?黄仁勋:我对Sora感到非常兴奋,OpenAI做得很棒。Sora生成视频,汽车行驶在路上并且转弯,人走在街上能看到影子,它确实理解了物理世界的规律不是吗?问:你之前说过,人人都必须学会计算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,是在暗示不应该学习编程技能吗?黄仁勋:人们应该尽可能多地学习技能,无论是钢琴、小提琴,还是数学、代数、微积分,很多技能真的很难学。但对于成功者来说,编程未来不会再是必备技能。曾经有段时间,全世界很多大佬都在提倡每个人都必须学习编程,必须学C++,因为不掌握计算机编程,你的工作效率会变得很低。AI已经对社会作出了最大的贡献,即缩小了技术鸿沟。你不必是一个C++工程师才能成功。但如果有人想学习编程,请务必这样做。我们正在招聘程序员!问:你之前提到AGI(通用人工智能)将在5年内实现,现在还是这个判断吗?你会害怕AGI吗?黄仁勋:我们需要先定义一下什么是AGI,再谈什么时候实现。每次回答这个问题,我都会先申明我所理解的AGI。但每次新闻报道时,都没有人具体说明。所以这取决于你的目标是什么。我的目标是和你交流,你的目标是弄清楚你想讲什么样的故事。比如说,要定义圣克拉拉在哪里,它的位置很具体;要定义新年,尽管所处时区不同,每个人都知道新年什么时候到来。但AGI不同,如果我们将AGI指定为具体特定的东西,比如要AI完成一组人类的测试,语法测试、数学测试、GMAT、SAT等等,正确率达到80%以上,成绩达到优秀,比大多数人甚至比所有人都好,你认为计算机能在5年内做到这一点吗?答案可能是肯定的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